无人工厂启示录

在“世界工厂”东莞,首家“无人工厂”揭开了一幅未来制造的图景——

   所有的工序都由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、数控电脑加工设备、无人运输车和自动化仓库设备来操作,技术人员则自如地坐在计算机旁,通过中央控制系统实时监控着车间的生产信息。

   “机器换人”和工厂智能化,是推动传统制造业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一项重要举措,也是应对未来新一轮科技革命、实现由“中国制造”走向“中国智造”的重要一环。

  工人去哪儿 

  不少企业负责人表示,“机器换人”后极大缓解了企业用工紧张的局面,大大减少了企业生产对劳动力的依赖。专家认为,实施智能制造后,那些危险、环境恶劣、简单重复的岗位工人数量会减少,但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大大提高了。比如,对智能制造系统的维护人员、巡视人员、管理人员以及有智能制造知识和技能的工人需求大幅增加。

   实际上,目前的“无人工厂”并非完全“无人”。不少生产环节还需要人机配合完成。比如在引入机器人的公司,一些机器装配完后的检验工作需要由人工来做。而且每个生产线需要配备组长,负责对机器人进行操控和维护。

   “实施智能制造后,更重要的意义是带来劳动力结构的根本性改变。”由于从事加工制造生产环节的人员在减少,劳动力由加工制造业向生产服务业转移,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。

   这是一场 “车间的革命”

   一台机器手可替代6至8名工人,原需650名工人完成的工序,现在60台机器手就可以完成。

   “机器换人”计划完成后,整个中后台操作人员将不超过200人,80%的工序实现无人化。

   在广东东莞一家公司的打磨车间,60台机器手正日夜无休地打磨一个个手机中框结构件。它们被分成10条生产线,每条生产线由一条自动传送带上下料,这个过程不再需要任何人力,每条线只有3名工人负责看线和检查。

   在几个月之前,完成这些工序还需要650名工人。一台机器手可以替代6至8名工人,现在,车间还有60名工人,未来将减少到20人。

   颇有意味的是,在这个“无人车间”的隔壁,便是传统的人工车间。如今,它已废弃,四下漆黑,老式的人工设备上已结有蛛网。

   这是“机器换人”计划的第一步,未来两年上岗的机器手将增加到1000台,“机器换人”计划完成后,整个中后台操作人员将不超过200人,80%的工序实现无人化。

   在其位于东莞市的数控机床车间,现在还有2000多名工人。“两年后,这些人要么离开,要么会被分流到其他岗位上,这个车间也将实现无人化。

   与许多熟工相比,刚上线的机器手只能算是个“新手”,但其生产的产品数量和质量却远超熟工、能手。挂在车间墙上的生产线数据对比显示,机器手上岗以来,产品不良率从超过25%降至不到5%,而产能从每月每人8000多件提高到2.1万件。

   “不能简单地把‘机器换人’看成是解决用工难的办法,而是工业制造自动化、精密化、智能化水平提升和产品品质提高的体现。

   这也是一场不简单的“革命”

   东莞市计划到2016年完成“机器换人”应用项目1000~1500个。今年初,广东省提出3年累计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“机器换人”

   然而,不少有意实施“机器换人”的企业却遭遇“钱紧”和“技穷”两大障碍

   这家企业只是“世界工厂”的一个缩影。东莞市计划到2016年完成“机器换人”应用项目1000~1500个。今年初,广东省提出3年累计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“机器换人”。然而,不少有意实施“机器换人”的企业却遭遇“钱紧”和“技穷”两大障碍。

        一套机器手需要18万元,目前一个工人的年用工成本约6万元,而在不同工序上“机器换人”的替代率不同,有的工序在现阶段进行“机器换人”并不划算。

   而对于一些企业来说,则苦于资金瓶颈而难有进展。记者调研了解到,目前动作复杂程度高、精准化程度高的机器人设备主要靠进口,仅机器手每台约20万元,如果整个配套设备都进口,一个台组则需45万元。

   东莞市政府收到的500个申请“机器换人”专项资金项目累计投入需45亿元,有的一个企业的自动化升级投入就高达数亿元。“现在制造业企业本身就比较困难,很难拿出这么大笔资金进行自动化改造。”东莞市经信局技术科科长刘庆堂说。

   除了资金,技术研发和应用能力是很多有意向进行“机器换人”企业的最大障碍。全流程自动化改造不是简单地从国外买回几台机器人就可以实现的,还要求企业有应用研发的人才和能力。

   以长盈精密为例,该公司有一个50人团队专门进行机器换人生产线的匹配实验和研发,还有600多人的技术工人队伍,可以对机器人生产线进行维护、修理。此外,企业还计划对一部分工人进行技能培训以适应新的岗位需求。

   “无人工厂”实质上是工业制造智能化、高端化的一个缩影。随着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的实施,越来越多的“无人车间”“无人工厂”将会出现。 调研发现,“无人工厂”的出现及其应用难题对“中国智造”有三点启示。

   启示一

   工业化水平较高地区应围绕“机器换人”推动产业创新升级、自动化进程,营造“全链条”生态环境。

   要实现机器人的自主创新和自有品牌,就必须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考虑到包括机器人技术发明家、企业创业家、产业资本家、应用先行者、基地服务员和产业组织者6大人群。

   为了吸引人才,东莞市松山湖基地还提供100套人才公寓给予创新团队免费入住。

   启示二

   积极应对“机器换人”过程中的“减人”“增人”现象,减的是可重复工种的普工,增的是适配专业的新技术工人。

   推动“机器换人”计划的多家企业负责人坦言,未来对于只进行重复劳动的普工的需求肯定要下降,但专业的技术工人需求会大幅提高;此外,企业因为自动化水平提高带来效益提高,需要扩大再生产,会新增岗位需求。

   启示三

   培育、扶持自动化标杆型、示范型企业,形成行业拉动效应。

   目前,在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,规模以上企业还不到10家,企业规模普遍还偏小,缺乏产业组织者和行业龙头企业。这也是国内其他机器人产业园区共同遭遇的瓶颈。从事工业机器人研发生产的李群自动化公司总监谭军民说,“要与国际机器人巨头企业竞争,还得集中资金和人才力量,培植几家标杆企业,这样民族机器人产业才有国际竞争力,‘机器换人’计划和工业智能化才能推广普及。”

在线客服

“智君通”竭诚为你服务!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